欢迎访问36行社区!
QQ鐧诲綍  找回密码  我要注册
查看: 340|回复: 0

沧桑——追忆表弟(一三O) 初下煤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 20: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虎口余生 于 2017-1-15 12:48 编辑

    乌鲁木齐西北郊煤炭蕴藏量十分丰富,属于浅埋深煤层(煤层厚,上边复盖的土石层单一,且在150米以内),开采容易成本较低。因此从六道湾、七道湾、八道湾一直到九道湾,大小煤矿星罗棋布。尤其是新疆矿务局六道湾煤矿,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组建的国有大型煤炭企业,被誉为“油海上的煤城”,矿区绵延近十公里,机械化自动化釆运程度曾在全国领先。表弟被押解往兵团劳改局所属九道湾煤矿途中,就从该煤城中间穿过。
    1975年4月9日傍晚6点多钟,表弟们一行两辆搭有军绿色帆布棚的卡车,经过两个整天的长途跋涉,终于到了目的地。汽车驶进劳改队大院停稳,坐在前面一辆车驾驶室里的王管教先下了车,与坐在后一辆车驾驶室的农五师师直值班连的一位排长沟通后,即指挥后车上十来名全副武装的值班连战士下车在前车四周警戒。与此同时,劳改队的三个干部也来到车前。王管教按照手中的花名册,逐个点着犯人的姓名,叫表弟们按顺序下车,遂一个个打开手铐。交接完毕后,则由劳改队一干部简短训了几句话,着重罗列了几条监规,就叫各人带上自己的行李,分别安排进了各自所在班组的宿舍。
    表弟进了几排低矮平房中的一间,室内光线昏暗,拉开了门旁的电灯开关,见室内没有一个人。他看到,房间约有二十多平米,靠墙一周摆放着八张铁架双层单人床,大多床上都有铺盖,只有靠门最近的一张床上铺空着,肯定就是自己的床位了。他把行李打开,铺好被褥,将几件衣裤叠好压在床头作枕头,又下床来把只装有几本书的皮箱塞进床底下,洗漱用具摆在床边用板皮钉的一个架子上。刚收拾停当,正准备拿脸盆去打点水来洗一下一路上的满头脸灰尘和臭脚,只听到嘈杂的脚步声和说话声由远及近,接着一窝蜂十几个“黑人”拥进房间。
    表弟活到三十岁,原来只听说过“煤黑子”这个俗语,却从未亲眼见过挖煤人的模样。今天第一次见到刚从煤窑底下归来的这帮劳改犯们,还是有点儿吃惊。刚进屋的那群人,一个个浑身上下全是黑得发亮,只有两只眼珠转动时显现出活动的眼白,和说话时露出的几点白牙,才略微将面部的轮廓呈现。待他们褪去安全帽脱掉雨衣雨裤及长筒靴,端起脸盆打来热水洗脸洗头洗脚,再去打来第二盆水,脱光内衣裤擦完澡,才算恢复了黄种人的原形。表弟亦和大家一道,到食堂隔壁的水房打了大半洋瓷盆热水洗了,又跟在他们屁股后头,去食堂把晚饭打回宿舍坐在床沿上边吃边聊。
    首先与表弟搭话的是下铺的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其中等个头,发稍见白,四川口音。他先问了表弟好大了,是哪个师的,判了多少年,表弟如实作了回答。接着说:“我看你身体单薄,斯斯文文,怕是没下过苦力的人吧,这里活路特重,生活又不好,还不知道你受了受不了?”表弟答:“不怕,你看走了眼,我其实十三岁大跃进那会儿就炼过钢铁上过水库修过铁路,放过卫星挨过饿,啥苦都吃过。只是从没下过煤窑,听说安全没有保障,经常出各种各样的伤亡事故,是吗?”他神色有点慌张地向表弟使了个眼色,表弟意识到这是敏感话题,当众不便讲的,就顾左右而言它,问怎么大家都在宿舍里擦澡,这里难道没有澡塘?他说,澡塘是有一个,但池子太小,原先人少时先干警后犯人,都在那儿洗,自一年前犯人从百把一下增加到三百多,干警也跟着添了不少,澡塘就专归他们享用,犯人们只有打两盆水抹抹凑合了。
    说话间,一个管教人员在门口伸进脑袋喊了一声“苏合曼”,室内即刻便有人应了一声“到”,只见一个络腮胡子刮得半干不净的小伙子快步从里边走到门口垂手而立,用带着少数民族味儿的普通话叫了一声“杨排长”。杨排长指了指表弟对他吩咐道:“这个农五师刚来的犯人叫李继鸿,分到你们组,明天安排他在拉车小组干活。”苏合曼利索地应了声“是”。转过身对表弟下铺那人交待说:“龚川生,这个新来的李继鸿就交给你们小组了,你把他带好,不能拖大家的后腿啊。”老龚告诉表弟,维族犯人苏合曼是一个掌子面的大组长,管着两个宿舍的三十多个劳改犯,而杨排长,则是这三十多人的管教干部。
    四月的乌鲁木齐,春寒料峭,早上起来还要穿棉衣。下矿井的劳改犯没资格与国营或集体煤矿的职工三八制相比,实行的是两班倒,每天下窑12个小时。只有超负荷劳动才能“触及灵魂”,获得新生。龚小组长说,白班早七点准时下井,晚七点升井,夜班晚七点下井,早七点升井。因为矿井离驻地还有十几分钟的路程,上班前,100多人还要在大院门口的充电室排队按编号领取矿灯,故最少得提前半小时就要穿好雨衣雨靴,作好出工的准备了。
    这天早饭后,表弟紧跟龚小组长,到仓库领了一套雨衣雨裤雨靴及安全帽,将领到的矿灯电池穿在腰带上挂在右臀部,灯头揷在帽沿上边,随着上白班的人流,排着散乱的二路纵队,向矿井进发。在井口,与刚升井的同掌子面夜班交接后,表弟们十人十人为一斗,乘罐笼下到八十多米深的地下巷道。

    (待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